• 青埔二胎借貸二胎年息
  • 建融彰化社頭建融
  • 銀行二胎 銀行二胎借款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 房貸二順位銀行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3-高雄湖內建地貸款11-13/159644866.html

山西各類煤炭稅費達25種 官員稱財政想不出別的招

山西煤改瘡痍疾風暴雨式的山西煤改,導致投資急劇擴大、產能急劇上升,各大整合主體債臺高築,在煤炭市場逆轉之後進退兩難。高層期望的節約資源、遏制礦難,雖有收效,但未達預期。與此同時,一輪輪“運動式執法”,讓基層政府的形象雪上加霜過往繁華總被雨打風吹去。山西省轟轟烈烈發動煤改後不久,煤炭市場忽然進入冰河期,迄今許多煤炭品種的價格比高峰期跌去瞭一半左右,產煤大省危機四伏。記者在山西省的調研顯示,“煤改後遺癥”正在凸顯,使各大煤企雪上加霜。在臨新竹民間二胎借款缺錢急用哪裡借錢汾,兼並重組完成後的煤企間出現大量三角債;在呂梁,為煤改投入巨資的煤企出現資金鏈斷裂;在太原古交,央企陷入並購後的泥沼;在山西各地,由於利益分配難以均衡,村礦矛盾風起雲湧。2013年8月,山西省政府緊急出臺煤炭“救市20條”,其中包括暫停征收部分稅費,著力解決煤炭企業金融信貸問題等多項措施。“救市20條”為此特別強調,要“進一步深入研究重組整合遺留問題”。回看2008年秋,以遏制礦難為由頭,省長一聲令下,“政府推進,國企主導,限期關閉,強行整合”,國進民退的山西煤改轟然啟動。轉眼五年過去,彼時山西省設計的煤炭產業“5+2”格局,已經夢想成真。同煤集團、焦煤集團、潞安集團、陽煤集團、晉煤集團這五大山西煤炭集團,加上山西煤銷集團、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5+2”在數年間縱橫捭闔,迅速壯大。其麾下的各個整合煤礦,均進行瞭大規模機械化改造,山西徹底告別小煤窯,進入“大礦時代”。山西省煤炭廳廳長吳永平曾對外界表示,煤改之後,全省煤炭產量增加,事故率明顯降低,提高瞭技術化和機械化水平,退出的民間資本也在山西省政府的引導下,流向瞭高速公路建設、文化產業和新興產業等領域。但對這一結論,各方爭議頗多。作為山西主要產業,煤炭交織著各級政府、國有煤企、私營煤礦主、礦區百姓等多方面的復雜利益。急風暴雨式的山西煤改,在提升煤礦生產率和安全性之後,亟待解決接下來的深層次矛盾。這些矛盾曾被持續堅挺的煤價掩蓋,但當煤炭市場行情掉頭向下時,諸多後遺癥開始集中發作。礦難國有化山西煤改的整合主體是地方國企(後又引入瞭中央國企),但因為整合主體企業資金短缺,山西諸多新煤礦采取瞭股份制,吸收大批原礦主參股,於是出現瞭大批“邊建設、邊生產”,或在技改區域組織生產的現象。2012年夏,山西省煤監局忻州煤監站曾對忻州地方國企神達集團的15座礦井和同煤集團兼並的7座礦井股比結構進行瞭調查,發現22座新礦井中,國有獨資的隻有1座。隨後,煤監局加大瞭對這些股份制煤礦的監管力度。今年國慶長假前的9月28日,山西焦煤集團麾下的整合基建礦井發生煤礦發生透水事故,搜救持續瞭十天,10人遇難。該礦井正是國有控股,其中山西焦煤占比51%,民營企業山西金暉集團占比49%。緊接著的9月30日,江西省煤炭集團曲江煤礦又發生煤與瓦斯突出,11人遇難。兩起礦難,迫使國務院辦公廳在10月2日發出瞭《關於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意見》,稱“到2015年底全國關閉2000處以上小煤礦”。自10月10日起,山西叫停瞭所有建設礦井(包括新建、兼並重組整合、持證改造等各類在建礦井),進行全覆蓋安全大整頓。煤改後的山西,礦難已無法歸咎於小煤窯,一個冰冷的現實正在呈現:國有大礦,日益成為非法違法生產的主體。今年以來,山西已經發生多起礦難:1月7日,陽煤集團寺傢莊煤業發生瓦斯爆炸,7人死亡;6月5日,山西離柳鑫瑞煤業發生井下運輸事故,6人死亡;8月13日,潞安集團華億五一煤業井下運送物資時,3名工人被砸死……礦難國有化,已經成為山西煤改後的又一臉譜。早在2010年6月,山西省煤監局曾組織13傢媒體,開展“三晉安全行”采訪活動。采訪團最後得出結論:隨著煤改深入,非法違法生產施工、隱患眾多的主體,已從過去的中小民營煤礦,轉為國有重點煤礦為主,並占到瞭75%以上,“如何對國有大煤礦進行有效監察,已成為各級安全監察部門的當務之急”。更為尷尬的是,昔日瞞報事故不止的民營礦“惡習”,如今亦出現在各大國企身上。在山西的礦區,始終活躍著一支靠挖掘瞞報事故、敲詐煤礦企業為生的“假記者”隊伍。在這些署名“中國環保聯盟”、“第一XX網”等的神秘人士努力下,各大國企的瞞報也樁樁見諸於互聯網。最近的幾起,是山西煤銷集團瞞報朔州石碣峪煤礦礦工蘇力傑的井下死亡事故,陽煤集團瞞報堡子煤礦礦工王新民的死亡事故……在2011年,山西有記者對網絡曝光的一批國企瞞報礦難線索進行瞭統一調查,發現件件屬實,數量觸目驚心。而山西省政府公佈的百萬噸死亡率是0.083(今年前八個月)。業內人士稱,大國企雖能提供一流的設計和設備,但未必有一流的責任意識和治理水平。大國企也是企業,同樣存在負責人考核,存在急功近利。譬如民營煤礦曾被廣受詬病的“超采”,國有大礦亦部分出現。據報道,同煤集團麾下的塔山煤礦,核定產能1500萬噸/年,今年的實際產量或將高達2500萬噸。實行煤改後,山西市縣兩級的安全監管部門並未擺脫監管重擔。“5+2”整合主體中的“5”,因為全是煤炭生產經驗豐富的省屬國企,其整合的煤礦由安監部門的省級分支監管;而“2”,即以前沒有生產經驗的山西煤銷集團和山煤集團,以及央企、地方整合主體、省外整合主體,均仍由地方政府監管。這種局面和煤改時的設想並不一樣。臨汾市和呂梁市煤炭局的職工均稱,“煤改後反而更加忙碌。”政府信譽危機山西煤改的主導者,是山西省政府。推進國企快速兼並中小型民營煤企,是山西煤改一以貫之的思路。煤改支持者們認為,正是民營煤礦普遍存在的違法經營行為,阻礙瞭山西煤炭工業的發展。通過煤改整合,可以改善煤炭產業生態環境,達到提高生產率和安全性的目的。但記者的調研顯示,無處不在的政府之手,使得山西煤炭企業深受盤剝之苦,這才是山西煤業亂象的重要原因。黃金十年,煤價暴漲,山西一些煤礦多次轉手。煤改中,大量小煤礦被指定的國企兼並,形成單一的買方市場,民營煤企幾無談判餘地;而按照2006年山西省政府出臺的《山西省煤炭資源整合和有償使用辦法》(下稱《辦法》),以最初的資源價款為基數進行少量補償,根本無法反映煤礦的公允市價。為此,煤老板強烈抵觸,但又無可奈何。山西官方一直宣稱,煤改猶如壯士斷腕。但黃金十年,山西省各級政府巧立名目,牟利其中,成為瞭最大受益者。十年中,官方多次表態要清理煤炭稅費,但實際情況是越理越亂。在山西,一噸煤從坑口到電廠、焦廠,要經歷稅、費、亂收費、基金等層層扒皮。呂梁市煤炭局人士告訴記者,國傢有關部門和山西各級政府征收的各類煤炭稅費多達25種,占企業銷售收入的三分之一。華潤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提供的報告顯示,該公司2013年1月-4月,噸煤累計平均售價為320.21元,噸煤稅費高達90.33元。該公司總經理劉榮亮介紹,華潤電力在山西和江蘇兩省都有煤炭投資,但成本差異巨大,“噸煤成本差距在150元,原因是山西省稅費沉重”。晉、蘇的差別,體現在“費”上。費是地方政府針對煤炭企業“因地制宜”設立的各種收費名目,大多無法無據。在山西,煤企除繳納社會可持續發展基金、環境治理保證金等多項額外費用外,還需要支付移民搬遷和公益性支出,華潤聯盛在這方面的支出四年高達5.5億元,“有些你不幹,政府還逼著你幹”。煤興則晉興。山西煤炭工業產值占到全省工業產值70%以上,對全省財政收入的貢獻占到75%。“如果不在煤炭上想辦法,地方財政也想不出別的辦法。”一位山西電監辦人士稱。山西省內針對煤炭的各項稅費名目繁多,且征收隨意性很大。呂梁市的煤企,從2011年開始繳納民兵預備役費、支農金、環境檢測等費用。這些費用為何征收,無人知道。一些煤企人士遍尋政府文件,未找到這些費用的出處,應是地方政府自行確定。山西各級政府從煤炭產業中收取巨額稅費後,卻要求煤企承擔公共服務職能。在山西,地方政府經常要求煤企免費修建學校、醫院或高速公路等公共設施。目前,呂梁市和全國諸城一樣,正在進行“新城建設”。當地政府甚至找到幾個民營煤企,要求每傢出10億元“支持新城建設”。有現金流緊張的煤老板無奈詢問:“這筆錢可否十年付清?”此次煤市下行,山西各級政府財政亦大幅縮水。為瞭拯救煤企,山西出臺“救市20條”,強調要清理涉煤稅費項目,“對亂收費,亂攤派一律取消”。早在2011年下半年,煤價高漲、電力企業入不敷出時,國傢發改委就曾出臺“壓煤保電”政策,提出要通過清理不合理的煤炭稅費,來降低煤價。但是,山西官方對此鮮有實際行動。此輪救市,山西省政府提出,要立即暫停提取環境恢復治理保證金和煤礦轉產發展資金兩項基金。雖然該救市措施落實得很快,但晉遼礦業總工程師常宗傑表示這是“杯水車薪”,因為煤價降瞭700元,稅費才減瞭40元。“這隻是暫停收取,一旦市場好轉,山西這些稅費馬上又會恢復”,一些煤炭企業擔心。山西的煤改,還對山西煤銷集團青睞有加。彼時,山西政府之所以將其列入整合主體,正是希望其轉型為生產型企業,不再靠征收涉煤費金為生。但在煤改中,山西官方對其一直寬容有加,其收費綿綿無絕期。多年來,山西煤銷集團一直被山西煤企和物流企業投訴,但始終屹立不倒。記者的調研過程中,所到之處,無人不抱怨深受該公司盤剝之苦。在山西,煤企如需通過公路向市內的用煤企業(如電廠)售煤,不能直接與電廠簽訂合同,即便雙方已談妥價格。煤礦和電廠必須分別與煤銷集團簽訂合同,煤炭才能從煤礦運至電廠。而合同規定,煤銷集團可以抽走噸煤5.5元的“經銷差價”。之後,煤銷集團會給煤礦發放準銷票,運煤車才能上路通行。如果煤炭出市、出省,則價格更高。但在此間,除瞭與雙方簽合同,煤銷集團不提供任何增值服務。煤銷集團之所以能控制山西公路煤運體系,在於其擁有一個遍佈省市縣三級的龐大稽查體系。其在省內各地有69個煤炭交易大廳,在各級公路上設有329個各類檢查站,其中包括在25個工廠門口設立的“企業電廠用煤管理站”。“煤銷集團每天派人三班倒駐紮在煤礦上,飛出去一隻蚊子他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柳林縣一位煤企副總喟嘆。通過天羅地網般的“硬件設施”,煤銷集團強制他們和焦廠簽訂煤炭購銷合同。山西煤銷集團這種權力,出自計劃經濟年代,但形成既得利益後就再也無法撼動。上世紀80年代,山西煤企規模小、煤價低、相互壓價嚴重。彼時成立煤運公司(煤銷集團前身)的目的,是統一經銷,提高效益。2008年,在山西煤銷集團的收費權即將到期時,山西省經信委在一份政府文件中強調,省內通過公路運輸的煤炭,要統一經銷,目的是“抑制和打擊無序經營、哄抬煤價、現金交易、偷漏稅費、超能力生產等不法行為”。山西省的各級政府文件,多次賦予煤銷集團統一經銷管理的職能,令其坐收經銷差價。煤改期間,煤銷集團將156座小煤礦收入囊中。其辦公室人士稱,自2012年9月1日起,煤銷集團已徹底停止各種收費,主業目前確立為煤炭生產、煤炭專業物流和多元經營三項。但調研顯示,目前山西煤銷集團的縣市公司仍在收費。這些市縣公司資產關系復雜,人員臃腫,除瞭設卡收費,別無其他產業基礎和經營經驗。此次的山西“救市20條”,決定讓煤銷集團減半收取“經銷差價”,但多數煤企認為,這筆收費本來師出無名,根本不應該存在。煤銷集團亦有惹不起的對手—五大集團。他們旗下的煤礦,無需煤銷集團同意即可通過公路發運,而民營煤企若無“準銷票”,則寸步難行。“煤銷集團,其實就是山西省政府的縮影。”一位呂梁民營煤企高管笑稱。歷經煤改,山西煤炭產業的整體生態環境已經顛覆,國有企業成為絕對主導者,民企被徹底邊緣化。但是,突然而來的行業下行趨勢令人錯愕。目前半數煤礦仍在技改期,這些煤礦投產之後的產能集中釋放,恐將低迷的煤價再次打入谷底。在“救市20條”中,山西省政府再次提出,要“吸納不同的社會資本進入煤炭行業”。回望“政府主導,國進民退”的山西煤改,此一提議恍如隔世。早在2009年8月,山西省政府就下發瞭《關於促進民間資本進入我省鼓勵類投資領域的意見》,宣佈將總額達6500億元的投資項目向民間資本開放,並鼓勵民間投資進入“鐵公基”等基礎設施領域,但事實上收效甚微。一位移民海南的臨汾前煤老板告訴記者,“政府信譽已經喪失,說什麼我們都不信”。國務院發展中心一位不願具名的研究員稱,山西省各級政府必須改變思路,要充當裁判員和協調者,而不是親自當運動員,“不要再試圖成為煤炭產業鏈中的利益分享者”,應將精力集中於如何化解煤改過程中的各項矛盾。唯此,山西煤業才能長治久安。金融風險集聚目前,山西共有煤礦1061個,合計產能13.11億噸/年。其中,在建煤礦524座,產能為7.84億噸/年。由於煤價下跌,這些基建礦井大多選擇延長技改時間和延期投產。為提高煤炭生產的安全性,山西煤改要求煤礦企業必須拋棄以前廣泛使用的炮采,上馬綜采設備。雖然安全性和生產效率大幅提升,但其技術改造和購置設備費用龐大,每噸生產能力的投入在500元-700元間,即一個年產90萬噸的礦井,須投入4.5億-6.3億元。華潤聯盛自2009年成立後,在山西呂梁收購瞭38座小煤礦,欲將其改造為12座機械化礦井。但是,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其部分礦井出現成本售價倒掛,公司陷入虧損。2013年1月-4月,華潤聯盛噸煤完全成本為370.21元,但銷售單價僅有320.04元。受此影響,今年1月至4月虧損2.68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314.25%。在山西省參與資源整合的主體煤企,均負債率高企。臨汾宏源煤業、山煤集團晉南公司、晉遼煤業等企業負責人稱,他們的企業均負債數十億元,其中大部分來自銀行貸款。記者在臨汾采訪期間,山西煤銷集團臨汾公司因為拖欠外省企業50萬元貨款而被《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曝光。該報稱,該公司僅重組當地60多傢煤礦,投入就高達50億元,這還不包括後續技改投入,“每年銀行利息就高達10億元”。煤價下行和煤炭企業糟糕的經營狀況已經引發商業銀行的警覺。在臨汾和呂梁,有些商業銀行開始對部分民營煤炭企業收緊貸款。人民銀行臨汾中心支行行長張林稱,已接到上級指令,要求對臨汾煤炭企業的信貸情況進行一次全面摸底調研。山西“救市20條”寫道,要推動金融機構對煤炭企業的債務重組,“支持煤炭企業降低融資成本,增強融資能力和還貸能力”。為此,山西各市“金融辦”紛紛出臺瞭相關政策文件。但呂梁市煤炭工業局人士稱,省市兩級已出臺的金融指導意見“太空,對於煤企沒有實質性作用”。記者在山西呂梁、臨汾、晉中等地走訪瞭多傢煤炭企業,均表示“銀行催債的壓力日益明顯”。華潤聯盛在一份向山西省政府匯報的文件中稱,該企業目前負債率高達80%,“已經成為合作金融機構高度關註的對象,銀行已經開始縮減授信額度,進一步融資困難很大”。加之上半年前四個月的經營性現金流為-8327萬元,“企業資金鏈隨時面臨著斷裂的危險”。2009年以來,諸多非煤央企開始涉足煤業,大量並購小煤礦。截至去年底,涉煤央企已達16傢,所屬煤礦達到309個,年產能超過9億噸。在煤價跌跌不休下,這些高價並購的地方小煤礦已成“燙手山芋”,中鋁、中鹽、國電等央企已開始紛紛出售效益欠佳的煤礦。有各種政策支持的央企尚且如此,重壓之下的民營企業就更加步履維艱。山西聯盛集團一位副總稱,煤礦技改本應得到各銀行的長期貸款支持,但民營煤企隻能獲得短期貸款,除瞭利息高,“不停倒貸”也讓企業不勝其煩。一份呂梁市煤炭工業局的報告稱,該市范圍內煤企普遍壓產甚至自動停產,職工工資得不到保障,“情況稍好的企業工資發到今年5月,多數企業隻發到今年3月”。除銀行借貸外,眾多涉煤信托亦面臨危機。今年6月,媒體爆出中誠信托的“誠至金開1號集合信托計劃”可能面臨兌付風險。這筆信托資金價值30.3億元,山西振富集團運用這筆信托提供的現金,展開煤礦並購和技術改造等。除瞭借信托融資,振富集團還借有近30億元民間高利貸本金。2011年12月開始,煤炭市場回落,民間借貸人對煤企的投資熱情下降,振富集團的經營模式受到制約,以致引發大量糾紛訴訟。隨著振富集團實際控制人王彥平被警方控制,這筆信托的兌付風險大增。呂梁市政府的一份文件稱,振富集團成立以來,一直處於煤礦收購、資源整合、基本建設和技術改造階段,因此沒有任何產出和經營收益,其融資除瞭用於兼並重組和技術改造,相當一部分用於支付前期融資的利息。更加嚴重的情況在於,即便振富集團旗下煤礦全部達產,按照如今煤炭市場的情況,恐難為企業提供足夠的現金流維持其生存。中誠信托的信托產品將於明年元月到期,業內普遍預計違約將是大概率事件。去年和今年,民營煤炭企業集中的山西柳林縣,已經連續爆發瞭多起民間非法集資大案,標志著以煤礦產業為投資對象的民間高利貸徹底崩盤。其中的王鳳連一案,涉案金額遠超浙江吳英案。因資源整合,極為嚴重的煤炭供銷企業“三角債”重現臨汾等地。臨汾市中級法院一位不願具名的法官透露,目前臨汾市縣兩級法院受理瞭大量的此類民事訴訟,煤改後遺癥即將呈現。這位法官稱,在煤改中,整合主體的國有大煤企通常先向被兼並的私營煤老板個人支付50%的預付款,待煤老板註銷原有的煤礦企業後,再支付剩餘50%。這個對價,因山西省政府事先制定瞭一個“非常低”的煤炭資源補償行政指令價,讓諸多煤老板發現,註銷原煤礦時的清算,可能導致補償資金不抵外債和欠繳費稅。於是,部分老板領取瞭預付款後,便人間蒸發,留下空殼公司,導致大批債權人、銀行討債收貸無門,隻得向法院提起訴訟。臨汾蒲縣政府法制辦主任張鵬慧稱,“原有煤礦企業清算註銷將給金融機構及政府收入造成嚴重損失。”僅蒲縣農村信用社,原煤礦企業就有逾期貸款8433萬元,整合主體大多數以資產轉讓的方式收購煤礦,另組建的新公司在法律上不承擔原企業債務,這直接損害到農村信用社的貸款安全。新的資源浪費煤改後遺癥的另一表現,是淺層煤炭資源的大面積浪費。按煤化程度,煤炭可分為褐煤、煙煤和無煙煤,煙煤又可大致分為焦煤、動力煤兩類。在山西,焦煤、動力煤和無煙煤蘊藏均很廣泛,且礦區均是多煤層分佈。一般而言,焦煤埋藏淺,動力煤、無煙煤埋藏深。歷史上,密佈山西各大煤田的小煤窯,多被批復為挖掘淺層煤炭,且多采用炮采技術,多頭開采較為普遍,井下巷道密佈,如同蜘蛛網。煤改要求上馬的綜采設備,對這類回采率隻有30%的破碎資源基本無能為力,而這些淺層煤炭,多是最為珍貴的焦煤。山煤集團晉南公司副總經理李延進稱,其在洪洞縣的陸成煤業公司,由原來的數個小煤礦整合而成,其中含著名的“瑞之源煤業”。2007年12月5日,該礦非法越層開采深層煤,造成瓦斯爆炸,死亡105人,引發臨汾官場地震。“整合後,光黑口子就填瞭100多處。”李延進稱,已完工的基建礦未來隻能開采未遭破壞的深層煤炭,這大量的淺層焦煤資源,隻有放棄,“非常可惜”。處理這些淺層煤炭,並非沒有辦法。在整合開始後,山西曾批復大批原有小煤礦在整合主體監管下,進行“過渡性生產”。此舉既可為嫌補償價格過低的小礦主增加收入,也可加速回收淺層煤。2010年7月31日,陽煤集團監管下的臨汾過渡性生產礦井劉溝煤礦,發生非法炸藥爆炸,致17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經查,陽煤集團的監管,隻是噸煤收取10元管理費,煤礦生產依然是原班人馬。隨後,礦主蔡永勝被判死刑。2010年6月,山西焦煤集團監管下的堯都區鄭傢莊煤礦,亦被當地公安查出私藏4噸非法炸藥,礦主楊志剛正組織百餘名礦工對淺層煤進行“搶救性發掘”。6月23日,在銷毀這批炸藥時發生意外爆炸,導致多名公安受傷。小礦主的急功近利,導致監管層發生警惕,過渡性生產很快結束。這部分被“拋棄”的淺層煤有多少,山西尚無統計數字。據《財經》(博客,微博)記者瞭解,這其中,還有諸多根本沒有開采過的資源,資源儲量大得驚人。2008年7月,山西省政府曾出臺“十關閉”的“60號文”,對非法和資源枯竭煤礦進行大規模關閉。其中一條稱,“井田面積小於0.8平方公裡或儲量少於200萬噸”的屬於資源枯竭礦井,必須政策性關閉。該規定在煤礦安監法規中找不到任何依據,但這個0.8“消滅”瞭700個山西小煤礦。在山西忻州急傾斜煤層區,為此出現瞭儲量2000多萬噸的“資源枯竭礦井”,甚至還有未出煤的基建礦井亦被關閉。山西和勝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胡曉勇介紹稱,他代理的大同紅玉梁煤業公司,曾是大同市的重點招商引資項目,臺灣投資者剛投資瞭1.2億元進行礦井基建時,突然因礦區面積是0.79平方公裡被強行關閉,“至今無人給個說法,外商一籌莫展”。“邊角料資源,最適合小煤礦人工炮采。上面一些政策,不符合基層現實。”臨汾古十銀煤礦的一股東告訴記者,其煤礦亦是剛剛建成就被關閉,5000多萬元的建礦成本,陽煤集團隻給評估瞭3500萬元,至今才付瞭一半,海量的信用社貸款利息,讓其寢食不安。“但陽煤集團整合瞭這些小礦後,它又不能開采,資源全部浪費瞭”。陽煤集團宣傳部一負責人聲稱,該集團內部曾出過一個測算,結論是證明並購多數小煤礦屬於賠錢買賣,無法進行機械化開采,“但陽煤是國企,不能光算經濟賬,還要配合省裡的方針政策”。要回收這些淺層煤,山西省政府還曾想出一個高招—露天開采。2007年山西“兩會”上,山西省政府曾提出,要在三年內治理676個村莊的地質災害。其方法一般是:搬遷村莊,用露天開采方式開挖村莊壓煤,把采空區裡的殘留煤炭挖出,最後回填造地。如此,一個村莊就是一個不辦采礦證的“露天煤礦”。在此政策引導下,大批福建商人湧入山西采煤。但要取得這種資格,閩商需要支付各種“對價”,譬如出資為地方“建設新農村”。《閩商》雜志曾撰文稱,“自2007年以來,200餘位閩籍企業傢,在山西晉中、陽泉、呂梁、朔州、大同等地,共投資約157.6億元,轟轟烈烈地參與到農村地質災害綜合治理和新農村建設項目。其中新農村建設項目39個,地質災害治理項目42個。”僅在煤改啟動時的2008年,山西全境農村地質災害治理工程避讓拆遷的112個項目,多數為福建企業承接。但是,這僅適於煤層覆土較薄的區域,在臨汾、太原等焦煤產地,則剝采比過大,成本過高,淺層煤資源無人問津。煤改啟動後,山西官方以露天開采破壞環境為由,收緊瞭對此類許可證的發放,加之煤價下行,已在新農村建設上投入巨資的諸閩商深度套牢。
    宜蘭頭城建地貸款屏東鹽埔土地貸款公教信用貸款率利最低銀行二胎年息二胎房貸銀行成數南崁房屋土地貸款自營商二胎年息借貸增貸轉貸新北三峽建地貸款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宜蘭頭城建地貸款屏東鹽埔土地貸款公教信用貸款率利最低銀行二胎年息二胎房貸銀行成數南崁房屋土地貸款自營商二胎年息借貸增貸轉貸新北三峽建地貸款
    宜蘭頭城建地貸款屏東鹽埔土地貸款公教信用貸款率利最低銀行二胎年息二胎房貸銀行成數南崁房屋土地貸款自營商二胎年息借貸增貸轉貸新北三峽建地貸款

, , , ,
創作者介紹

孫威蓁的部落?

fullerterry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